小姑的腰骨折了

2020/07/31

先看再点赞,给自己一点思考的时间,微信搜索【沉默王二】关注这个靠才华苟且的程序员。 本文 GitHub github.com/itwanger 已收录,里面还有一线大厂整理的面试题,以及我的系列文章。

今天真的非常感慨,就迫切地想和大家聊聊。

我爷爷有五个孩子,三男两女,我小姑算是老四。不是多看了一眼病床边上的病人简介,我都不知道小姑的大名,平常大人们喊的都是小名,非常奇怪的小名——“丑娃”(chuwan,村里面的发音非常奇怪),你没看错也没听错。

父亲和我的小名都叫“蛋儿”,奶奶喊父亲“蛋儿”,母亲喊我“蛋儿”,据说农村有这种说法,名字越卑微,活得会越好。

但现实真的不是这样。

我以前以为,小姑是个不操心的人,家有两个女孩,一个男孩,就算是一辈子窝在农村,日子也会越过越好的。说句现实的话,两个女孩子的嫁妆钱,也够男孩的婚钱和房钱了。

小姑夫是个特别勤快的人,鸡起的都没他早,忙忙碌碌一天,也没有任何坏习惯。之前是个小包工头,挣钱多,干活又快,日子过得挺殷实的。

我家到小姑家的距离也就四里地,所以小时候我在她家住过很长一段时间,负责放牛,两家的牛。我那时候最喜欢的玩具就是她家的一个计算器,放牛的时候就计算来计算去,就当是做数学题了,放牛的时间就过得很愉快。

由于小姑夫很勤快,所以他们家的房子也盖得快。我们家,四口人,父亲母亲,我和妹妹,很长时间里都挤在一间房子里。小姑家,先盖了三间新房,没多久,又买了一块宅基地,盖了差不多九间新房。

所以,在我上学的那段漫长的时间里,以及我参加工作的三四年时间里,我都觉得小姑嫁对了人,过得还不错。虽然她目不识丁,没上过学。

但人生就是在这样的波澜不惊中出了点差错,我的堂弟(姑姑家的男孩)上学期间翻墙头,不小心摔坏了腿。

胯骨的位置有一个扣,负责衔接大腿的地方,就像一个螺丝和一个螺母,摔的时候,堂弟的口袋里有一个手机的充电器,一下子就把这个扣给磕坏了。

这在骨学上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,基本上就相当于一条腿残废了,还是永久性的。时间长了,这条腿还会萎缩。

摊上这事,算是没辙了。当时小姑夫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特别吃惊,怎么就这么倒霉。关键是一开始是在县城做的手术,请洛阳正骨医院的一个医生过去做的,我后来还去见过。

我这堂弟不听话,以为做完手术就和没事人一样,很早就丢了拐杖,导致手术的骨头处没有长好,塌陷了。不得已,做了第二次修复手术,这下彻底玩完。

堂弟就这样成了瘸子,只能我小姑在家照顾着。堂弟 21 岁了,每次去看他,都是躺在床上打游戏——王者荣耀。一副很乐观的样子,对自己未来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我问他,“游戏打得好吗?”

他回答,“还行。”

我劝他,“你要不要试试做游戏主播?”

他害羞了,“那我水平太菜了!”

别的理想也没有,这一辈子就彻底毁了,能不能娶到媳妇,在我看来,只有 1% 的希望。

原本,我小姑可以安安心心的在我家,帮我照看小孩,我每个月给她钱,比在农村种地强多了。小姑不像我母亲,喜欢唠叨,所以在我家,处得很愉快。

但没办法啊,毕竟是她自己的孩子,总归是只有她去照顾。

日子就这样平淡无奇地过着。没想到,昨天父亲打电话给我说,“你小姑摔折了腰,你啥时间去医院看看。”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特别难过,因为小姑在我家待了差不多了一年多,感情很好。

我就赶紧回县城的医院看望她,等我去的时候,我对堂妹抱怨说,“你们怎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,我开车一会就从洛阳到洛宁了。”

“你那么忙,不想麻烦你啊。况且,我爸说,这事归我关。”堂妹说。

当时听完,心里酸楚楚的。我之所以选择从苏州回到洛阳,就是想离家近点,家里有事的时候能够跑前跑后。

说起来堂妹 (老大),我觉得挺不容易的,一个女孩子,还没有嫁人,家里一有事,她就要从郑州跑回来。我回洛阳的时候,她坐在副驾驶,我们谈了很多。

她说,有一次,听说我小姑弄伤了脚,她一着急,就把工作给辞了,马不停蹄赶回来。堂弟摔坏腿的时候,她也是跑回来忙前忙后。

这次,她偷偷给我说,“请假一天要扣两百多块钱呢”。我听完,特别心酸。就劝她给我一起,先回洛阳,再坐车回郑州去上班,毕竟手术做完了,只需要调养,我大姑在,我小姑夫在,我小堂妹也在(放假了),她在医院也没啥事做,还不如早点回去好好上班。

毕竟这年头,你没钱,生活就会过得更艰难。我劝她多为自己考虑考虑,不要只为了原生家庭活着,你还要工作,还要找对象,年纪也不小了,这是正经事,别在医院耗着。

况且我小姑状况已经好了很多,剩下就是调养休息。在医院人多也是事,睡又没地方睡。

回洛阳的时候,我走的低速,路两边的风景很不错,路很宽敞(高速限速 100,这路上能跑 120),一辆奥迪跑在我的前面(下面是堂妹拍的照片),我就一直尾随着它,算是做个伴。堂妹说,“好喜欢坐在副驾驶的感觉,尤其是风景还好。”

我就对她说,“找对象,别太挑,找个像哥这样的就行。”

她笑着对我说,“你这是在夸自己吧!不过,按照你这标准也行,看着顺眼,挣钱也多,还顾家。”

我就希望她心情能够舒畅一些,毕竟忙碌了两三天,也没怎么好好睡觉。半路上,她实在困了,就在副驾驶眯了一会。

小姑和小姑夫,总希望堂妹找一个离家近的,这样可以照顾堂弟。但我总觉得这样的想法,对堂妹太苛刻了。

其实对于父母来说,能在身边陪着当然好,但更重要的是,即便是不在父母的身边,能把自己的生活过好了,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孝顺

小姑这次的手术很顺利,希望她能早点好起来。也希望这个家庭,不要再出其他意外,因为一家人已经很累了。

(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沉默王二

Show Disqus Comments

Post Directory

扫码或搜索:沉默王二
发送 290992
即可立即永久解锁本站全部文章